熊雲韻-古琴演奏家 1937年生,山东桓台人,号劲草,又号琴童,2011年8月31日17时整于福州武警总医院辞世,享年75岁。 十六岁习琴,启蒙于国画家、古琴教育家张正吟先生(张正吟的古琴造诣高深,但他一生中只收了三名弟子,分别是李禹贤、龚一、马杰。),后受业于琴家夏一峰先生,1956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,师从古琴大师刘景韶先生、张子谦先生,并私淑管平湖先生,后执教于福建省艺术学校。文革后,李禹贤先生曾走遍福建全省,去寻找、搜集古琴谱,抢救了许多几近失传的古琴谱,为古琴传承保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1982年,由李禹贤先生打谱演奏的闽派古琴经典曲目《风云际会》一亮相就得到了满堂彩,在1983年的全国古琴打谱会议上,此曲再次引起巨大反响。几十年来,由于李禹贤先生的不懈耕耘,福建古琴在古琴界已占有重要地位,为古琴的传承保护起了巨大的作用。
    熊雲韻-古琴演奏家1 1937年生,山东桓台人,号劲草,又号琴童,2011年8月31日17时整于福州武警总医院辞世,享年75岁。 十六岁习琴,启蒙于国画家、古琴教育家张正吟先生(张正吟的古琴造诣高深,但他一生中只收了三名弟子,分别是李禹贤、龚一、马杰。),后受业于琴家夏一峰先生,1956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,师从古琴大师刘景韶先生、张子谦先生,并私淑管平湖先生,后执教于福建省艺术学校。文革后,李禹贤先生曾走遍福建全省,去寻找、搜集古琴谱,抢救了许多几近失传的古琴谱,为古琴传承保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1982年,由李禹贤先生打谱演奏的闽派古琴经典曲目《风云际会》一亮相就得到了满堂彩,在1983年的全国古琴打谱会议上,此曲再次引起巨大反响。几十年来,由于李禹贤先生的不懈耕耘,福建古琴在古琴界已占有重要地位,为古琴的传承保护起了巨大的作用。
    熊雲韻-古琴演奏家2 1937年生,山东桓台人,号劲草,又号琴童,2011年8月31日17时整于福州武警总医院辞世,享年75岁。 十六岁习琴,启蒙于国画家、古琴教育家张正吟先生(张正吟的古琴造诣高深,但他一生中只收了三名弟子,分别是李禹贤、龚一、马杰。),后受业于琴家夏一峰先生,1956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,师从古琴大师刘景韶先生、张子谦先生,并私淑管平湖先生,后执教于福建省艺术学校。文革后,李禹贤先生曾走遍福建全省,去寻找、搜集古琴谱,抢救了许多几近失传的古琴谱,为古琴传承保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1982年,由李禹贤先生打谱演奏的闽派古琴经典曲目《风云际会》一亮相就得到了满堂彩,在1983年的全国古琴打谱会议上,此曲再次引起巨大反响。几十年来,由于李禹贤先生的不懈耕耘,福建古琴在古琴界已占有重要地位,为古琴的传承保护起了巨大的作用。
    熊雲韻-古琴演奏家3 1937年生,山东桓台人,号劲草,又号琴童,2011年8月31日17时整于福州武警总医院辞世,享年75岁。 十六岁习琴,启蒙于国画家、古琴教育家张正吟先生(张正吟的古琴造诣高深,但他一生中只收了三名弟子,分别是李禹贤、龚一、马杰。),后受业于琴家夏一峰先生,1956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,师从古琴大师刘景韶先生、张子谦先生,并私淑管平湖先生,后执教于福建省艺术学校。文革后,李禹贤先生曾走遍福建全省,去寻找、搜集古琴谱,抢救了许多几近失传的古琴谱,为古琴传承保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1982年,由李禹贤先生打谱演奏的闽派古琴经典曲目《风云际会》一亮相就得到了满堂彩,在1983年的全国古琴打谱会议上,此曲再次引起巨大反响。几十年来,由于李禹贤先生的不懈耕耘,福建古琴在古琴界已占有重要地位,为古琴的传承保护起了巨大的作用。
    熊雲韻-古琴演奏家4 1937年生,山东桓台人,号劲草,又号琴童,2011年8月31日17时整于福州武警总医院辞世,享年75岁。 十六岁习琴,启蒙于国画家、古琴教育家张正吟先生(张正吟的古琴造诣高深,但他一生中只收了三名弟子,分别是李禹贤、龚一、马杰。),后受业于琴家夏一峰先生,1956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,师从古琴大师刘景韶先生、张子谦先生,并私淑管平湖先生,后执教于福建省艺术学校。文革后,李禹贤先生曾走遍福建全省,去寻找、搜集古琴谱,抢救了许多几近失传的古琴谱,为古琴传承保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1982年,由李禹贤先生打谱演奏的闽派古琴经典曲目《风云际会》一亮相就得到了满堂彩,在1983年的全国古琴打谱会议上,此曲再次引起巨大反响。几十年来,由于李禹贤先生的不懈耕耘,福建古琴在古琴界已占有重要地位,为古琴的传承保护起了巨大的作用。
[共8條记录 第1頁/共2頁]